加热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加热器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qbnf4kb4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03:51:58 阅读: 来源:加热器厂家

剥掉的牛仔裤之在劫难逃

我老婆朱* 红,出生于七十年代,身高1。62米。今年从外资企业辞职后

就赋闲在家,我建议她趁着有时间不如去学驾驶,以后自驾游就方便多了,老婆

以前不会开车是因为上下班都是打车,很方便,现在情况不同了。朱* 红就在离

家不远的一家驾校报了名。

正处于事业高峰期的老婆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决定辞职的,两年来,她先后

沦为同事和网友的性玩物,特别是受到混混的胁迫不得不操持了几个月皮肉营生,

生理和心理都遭到严重打击,唯有从色狼们的视野中消失方能摆脱噩梦般的境遇,

因此在同我商量后,辞职、搬家、换掉手机号,清除以前的社交圈是我们唯一的

逃避方式。

值得庆幸的是,田扬、李老大和小罗从我们的生活中终于消失了,而我老婆

被他们拍下的裸照也没有出现在网络上,或许他们也不想把事情做绝吧。

然而,祸不单行,后来我才知道,老婆在学车过程中又一次被强奸了。

什么?你问我是怎么知道的?是不是老婆报警了?当然没有!由于驾校离家

不远,这种事情很容易传得沸沸扬扬,成为邻里间的谈资。我之所以知道了,是

被我发现了老婆手机微信里的聊天内容,当然,还有对方发给她用来胁迫她继续

保持不正当关系的照片和视频,在我的追问下,老婆只能和盘托出。

言过正传!随着汽车越来越多地成为人们的代步工具,拥有驾照的人同样越

来越多,不会开车的人在如今其实已经比较少了,因此现在驾校普遍生源不足,

往往是一名教练只带两三个学员,我老婆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,教练是个近40

岁的中年人,中等身材,姓吴,学员们都叫他老吴。

朱* 红是夏天开始学车的,很快通过了科目一即交通法规,然后就是进教练

场实地学。既然是学车,衣着当然要干练,所以她一般是短袖T恤、牛仔短裤和

板鞋。

学了几次还算正常,偶尔被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老吴触碰到胳膊、手,朱*

红也没多想,认为这是教练在纠正她的姿势,不过有一次老吴十分主动地帮我老

婆系安全带,手看似无意地擦过朱* 红的前胸,这个危险的信号被老婆忽略了。

那天一大早,朱* 红在小区门口上了老吴的教练车,老吴说其他学员都有事

没来,今天学车的就我老婆一个人,朱* 红心想也好,可以多开几圈,她没有察

觉到噩梦即将来临,反而暗自高兴。

老吴很快将车开到位于偏远地区的教练场地,本来学车的人就不多,又加上

非双休日的清晨,整个场地里空旷旷的几乎看不到人和车,朱* 红和老吴换了位

置,开始手握方向盘在场地里转圈,大约半个小时后,老吴让她停车、拉起手刹,

然后告诉朱* 红,说她握方向盘的手势不正确,还说手势不正确的话会影响以后

几个科目的考试,反正说得很严重。朱* 红被说得一愣一愣的,连忙问怎么办,

老吴说有一个办法很管用,就是用绳子将双手固定在方向盘的正确位置,多体验

几次就解决问题了,说着从储物箱里取出了两根短的细麻绳,问朱* 红要不要试

一试。

我老婆也没细想,既然能纠正错误姿势,那就试试呗,结果就让老吴用绳子

把她的两只手都绑在了方向盘上。绑好后朱* 红感觉有点紧,正想让老吴稍微松

一下麻绳,不料老吴的手已经按在我老婆的乳房上。

当时的场面是这样的,坐在驾驶员位置上的朱* 红因为双手被细麻绳绑在方

向盘上,身上又系着安全带,只能保持着端坐向前的姿势,副驾驶位置的老吴侧

过身,半个身体几乎是扑在朱* 红肩膀上,他的左胳膊绕过我老婆的脖子、搭在

她左肩,手自上而下伸进朱* 红T恤的衣领,隔着胸罩摸到了我老婆的左边乳房,

朱* 红被老吴色胆包天的突然行动吓了一跳,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情,老吴

的右手几乎同时摸到朱* 红的大腿根部,隔着牛仔短裤、在前门襟拉链的下方抠

动起来。

虽然都隔着衣裤,但老吴的左手捏住的是我老婆的左乳头,右手抠动的是朱

* 红的阴部,两个身体最隐私敏感的部位同时受到侵犯,偏偏之前刚被骗牢牢绑

住了双手,身体完全动弹不得,朱* 红不禁又惊又窘,脸涨得通红,大声呵斥道:

「你要干什么?快放开我,不然我喊人了!」

老吴毫无停止侵犯行为的意思,淫笑着说:「你看看周围,有人听得到你喊

吗?」

朱* 红这才发觉,车子所处的位置远离教练场的主干道,在一片树林的背后,

这条小路平时几乎没有教练车会经过,而密密的树木也有效遮挡了视线,由于是

盛夏季节,这辆车开着空调,车窗自然是紧闭的,估计再怎么喊都没用。

老吴回过身,从储物箱里拿出一卷胶带,扯下一条,贴在了朱* 红的嘴上,

我老婆竭力躲避都无济于事,到了此时,完全沦为了老吴砧板上的鱼肉,想怎么

玩就怎么玩了。

老吴把朱* 红的T恤往上卷起,露出腰腹白皙的肌肤,然后解掉了我老婆的

胸罩,一对乳房顿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,被老吴用力地揉搓起来,玩弄半晌,

老吴又解开朱* 红腰间的皮带和牛仔短裤上的纽扣,拉开拉链,用手伸进内裤,

先是摸索着我老婆的阴毛,很快手指就找到了朱* 红的阴部,插进了阴道里。

朱* 红现在的样子可说狼狈至极,她想用力并拢双腿,但内裤里老吴的手指

在她阴道里来回抽动,搞得她羞辱难当,竟然浑身乏力,慢慢地阴道里淫水泛滥,

她怒气冲冲的眼神渐渐变得迷离,不知不觉中,老吴将朱* 红的牛仔短裤和内裤

都脱到了膝盖处,脱的过程中需要我老婆微微抬起臀部,她居然也鬼使神差的配

合着。

此刻的朱* 红等于半裸,上衣被撩到脖子附近,胸罩松垮地挂在前胸,裤子

则褪至膝盖,两只手绑在方向盘上,最可气的是安全带依然系着,她的两个乳头

在老吴的玩弄下变得又硬又挺,而当老吴用力分开朱* 红的双腿,用手指抽插我

老婆的阴道时,那阵阵酥麻的感觉,刺激得朱* 红浑身颤抖、喘息连连,被封住

的嘴偏偏一点声音都发不出,唯有双腿之间逐渐流出的淫水,先是沾满了阴毛,

随后一滴滴地淌到了座椅上,很快就湿了一片。

事情发展到这一阶段,实际上我老婆已经很难把握自己的理智,在这种叫天

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境遇下,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,以致于神智都变得不太清醒,

老吴见时机成熟,从副驾驶位置拉门下车,绕过车头,到驾驶室这边打开门,解

开了牢牢将我老婆双手绑在方向盘上的绳子,紧接着朱* 红就被老吴扯着头发拖

下了车,还来不及挣扎,两只手就被老吴扳到背后,重新用绳子反绑起来,随后

老吴打开车后排的门,将朱* 红仰面推倒在汽车的后座上,开始去剥我老婆已经

脱到膝盖的牛仔短裤和内裤。

很快,朱* 红的牛仔裤、内裤都被强行脱掉,脱的过程中老吴嫌我老婆脚上

的板鞋阻碍了他的行动,索性一起脱了下来,逐一扔到车外,这一下,朱* 红的

下半身已经完全光溜溜了,老吴嘿嘿淫笑着,迅速解掉自己的皮带,拉下裤子,

露出早已蠢蠢欲动、高高昂起的生殖器,这个家伙用力分开朱* 红的双腿,俯身

下去,压在朱* 红身上,将生殖器插进了我老婆的阴道里抽动起来。

在驾驶室的座位上,朱* 红已经被老吴的手指玩弄得阴道淫水不断外流,此

刻老吴的生殖器进入可谓毫无障碍,这深深的一插代表着朱* 红的身体失守,被

教练彻底的占有,就这样开启了被强奸的序幕。:

在我深刻的记忆中,这应该是老婆第四次惨遭强奸!一次是在出租屋里,被

玩仙人跳的鸡头绑起来蹂躏,一次是在远郊的宾馆客房里,被我换妻QQ群的网

友集体霸占,至于还有一次,是被几个工厂的老板们约到浙江以吃饭为名灌醉后

迷奸的,那次我是事后很久才无意中知道的。

我都不明白朱* 红哪来这么大的吸引力,怎么这么容易被人强奸,并且几乎

都是轮奸的,算起来先后在朱* 红身上发泄过兽欲的都有几十人了,这是不是人

尽可夫?朱* 红难道是命中注定要被一遍遍的轮奸的?

值得一提的是,每次色魔们从朱* 红身上剥落的,都是牛仔裤!当然,这是

因为我老婆平时爱穿牛仔裤。

一般来说,一个女子身穿紧身牛仔裤是不太容易被人剥下来的,然而对朱*

红而言,由于都是在捆绑中遭受的凌辱,紧身牛仔裤反成为她被轮奸的标签。

这一回,由于是盛夏季节,老婆穿的是牛仔短裤,不过命运依然相同,唯一

的区别是,施暴者只有教练一个人!

可怜朱* 红双手被绳子紧紧地反绑在背后,T恤往上撩起,浑身上下除了这

件撩起的T恤,也就剩下脚上穿的白袜了,胸罩、内裤和牛仔短裤都扔在地上,

白皙的肌肤彻底裸露,听凭老吴任意地玩弄,修长结实的大腿尽可能的分开着,

便于老吴的生殖器进出!由于嘴是封住的,也就低低的呻吟声在车厢内隐约可闻。

更为可恶的是,老吴一边强奸朱* 红,一边用手机拍摄视频,将朱* 红忍受

奸淫的场面和屈辱至极的神情都清晰的记录了下来,面红耳赤的老婆内心极为崩

溃,因为每次色魔们都用这一手来对付她,而这也恰恰戳中了我老婆的软肋。

就在这暴虐的氛围里,老吴射了,将精液统统射在朱* 红的阴道里!

大功告成!姓吴的教练也就没什么顾忌了,他手机里有了我老婆的裸体视频,

还有隐私部位的特写照片,也就不担心朱* 红会举报他,毕竟大多数情况下一个

女人还是将名声放在第一位,这也正是朱* 红前几次遭受轮奸后非但不敢报警,

反而听命于那些家伙,多次送上门去任凭他们凌辱的原因,这一次同样不例外。

老吴将生殖器从朱* 红身体里拔出来,顺手撕下了我老婆嘴上的胶布。

朱* 红气喘吁吁,也不知是刚才呼吸不畅还是又羞又恼,脱口而出地第一句

话竟然是「你怎么不戴套?出事了谁负责?」

老吴愣了愣,没想到我老婆是这思路,不禁嘿嘿一笑:「反正我是不会承认

的。」

虽然能开口说话了,但已经被人强奸了,朱* 红觉得自己说什么也无济于事

了,唯有希望老吴不要公开自己受辱的照片和视频。

老吴点点头,说:「可以,不过我还没过足瘾……」

朱* 红躺在教练车后排座位上,睁大眼睛仰视着老吴,迟疑地问:「你……

还要做什么?」

老吴用行动做了回答,他拉起朱* 红,把我老婆拽下车,强迫她跪在车门前,

老吴则背靠车门,按住朱* 红的头,令我老婆的脸贴近老吴的胯下。

「给我舔!」老吴冷冷地说。

依旧被反绑双手的朱* 红闭上眼睛,双膝跪地,默默地张开嘴,将教练的阳

具含住,认命地吮吸起来。

遭受过多次轮奸并此后长期沦为男人们泄欲工具的朱* 红对口交早已驾轻就

熟,此刻她的动作相当老道,可能是闭着双眼,她似乎又回到了之前那些熟悉的

环境中,周围是如狼似虎的施虐者,一个个排着队把下体塞进朱* 红的嘴里,然

后在射了她满嘴后心满意足的走开。

老吴并不知道我老婆的这些不堪的过往,他惊异于朱* 红熟练的口活,在我

老婆的努力下,老吴的生殖器很快再次勃起,伴随着一阵微微的颤动,精液悉数

射在了朱* 红的嘴里,有些顺着我老婆的嘴角流了出来,朱* 红的双手是反绑着

的,也就无法擦拭,她剧烈地咳嗽起来,吐出老吴的阳具的同时,将满嘴的精液

呕到了地上。

两次射精,一次射在朱* 红的阴道里,一次则射在她的口中,间隔时间很短,

这令老吴有些站立不稳,他顾不上拉起裤子,转身背靠着教练车,从上衣口袋里

摸出一包烟,抽出一根,又掏出打火机点上,深深地吸了一口,扬起头,朝天呼

出了烟圈,盛夏的季节里没有什么风,那烟圈飘飘荡荡、久久不散。

看着依然反绑双手跪在地上的女学员,老吴脸上浮现出疑问的神情,他问:

「美女,填报名表的时候你乱写的吧?什么白领,你是出来卖的吧?」

朱* 红有心反驳,怎奈老吴不经意间非常接近事实,去年我老婆身陷李老大

的淫窟,确实曾经被迫站街接客,以一名外资企业女高管的高级白领身份充当廉

价暗娼,向形形色色的嫖客们出卖肉体,两百块就能让朱* 红提供全套服务,这

也是我计算出有几十人操过朱* 红的原因,去年九月到年底,我老婆每个月要被

李老大叫去卖淫几个晚上,每晚服侍三四个客人,算下来卖了五六十次总也有了,

有几次恰逢朱* 红来了月经,李老大也不肯放过,而嫖客大多不愿让我老婆用手

帮他们解决,无奈只好用嘴,据说还被客人肛交了。

这些都是残酷的现实!颇具讽刺意义的是,朱* 红明明拿着五位数的月薪,

每次还要向哆哆嗦嗦递过来两百元的客人强颜欢笑地道谢,这份虎落平阳的屈辱

是很难用语言形容的。你能想象一个武艺高强的美丽女警不慎落入小流氓的魔爪,

被五花大绑,空有一身武功却无法施展,唯有默默接受惨遭轮奸的结局吗?没错,

就是这样的感觉。

我老婆是辞职后才摆脱这场噩梦,经过大半年的调整,身心方得到略微的恢

复。幸好去年接客时基本都是戴套服务,没有怀孕也没有沾染什么不好的疾病,

千万不要以为这是李老大一伙出于好心,他们隔三差五也要在我老婆身上来一炮,

完全是为自己考虑。而如此一番折腾,让朱* 红在性方面的经验远胜从前,象老

吴这样徒有蛮力的驾校教练,很容易被我老婆轻易地搞定。

老吴见朱* 红不说话,自己也没体力乘胜追击,也就给我老婆松了绑,让朱

* 红捡起扔在地上的胸罩、内裤和牛仔短裤穿上,二人坐回车里,老吴叼着烟问:

「今天这事,你有什么打算?」

我老婆实在想不通自己怎么老是会落入色魔的手掌,原本是不愿上车的,但

在老吴的威胁下还是被迫坐到了副驾驶位置,听老吴问,没好气地反问:「你什

么意思?」

老吴说:「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?这事你知我知,传出去对谁都不好,懂

吗?」

朱* 红苦笑,老吴是不知道她的过去,以前那五次遭到轮奸,哪一次作为老

公的我不一清二楚?而沦为同事、客户的性奴,也早成为同行间不公开的秘密,

甚至她的裸照、性交视频都在网络流传,大多脸上连马赛克都没打,今天的事情

传不传出去都影响不了什么。

不过话说回来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老吴若将手机里录下的内容也传到网上,

会让李老大等人循着蛛丝马迹再来找麻烦,朱* 红抱定宗旨息事宁人,点点头勉

强应道:「好,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。」

老吴满意地笑笑,说:「一言为定!」

显然,我老婆是一厢情愿了,事实很快无情地打了她脸。

老吴并没有打算就此偃旗息鼓,几天后,朱* 红接到老吴的微信,约她到家

附近的一家连锁酒店见面谈路考事宜,说是电话里讲不清楚。我老婆考虑再三,

觉得假如不去,家里的地址教练是知道的,报名表格上都有,到时候老吴找上门

就不妙了,因此打算去敷衍两句就闪人。

谁知进了房间没多久,还没来得及说几句话,就被早已精虫上脑、按耐不住

的老吴不由分说一把推倒在客房的大床上。

我老婆气急败坏地全力挣扎,一阵混乱中,朱* 红注定在劫难逃,腰间的皮

带又悲剧性地被老吴解开,老吴顺手将皮带抽了出来,在朱* 红双手手腕上绕了

几圈收紧,顿时绑住了我老婆的两只手,又把朱* 红的紧身牛仔裤蛮横地剥了下

来,扔在了地上,同时落地的还有她的内裤和两只运动鞋。

又一次被干翻、动弹不得的朱* 红感觉大腿被猛地分开,接着一根硬邦邦的

肉棒强行插进了她的阴道!

我老婆只来得及说一句「你又不戴套」,就在持续地抽插中呻吟起来……

画江湖盟主

御剑仙缘手游安卓版

四人在线拱猪游戏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