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热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加热器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他为山西电影人建了一个主场【消息】

发布时间:2020-09-15 17:09:14 阅读: 来源:加热器厂家

贾樟柯接受了无数次的采访,在不同的场合,对不同国家的媒体,述说着平遥国际电影展的现在与未来无限的可能。

在8天的电影展中,每个环节、每个地方,都能看到贾樟柯的身影。他是电影展这艘“巨轮”中,最有力的“助推器”之一。

作为平遥国际电影展的创始人,贾樟柯的作用对于电影展是毋庸置疑的。带着电影走遍世界各地,参加过绝大多数电影节展后,在平遥办一场属于中国、属于山西的电影展,他过往二十多年的经验和人脉,在这8天的时间里,铸就了我们现在看到的精彩。在今年四月,本报记者就曾约访了贾樟柯,他用语言为我们“搭建”起一个看不到的,一个属于未来的电影展的模样。而在首届平遥国家电影展结束之际,记者又再次采访了贾樟柯,这次,是实实在在地站在他曾经描述的电影宫内,说着刚刚发生的一切,脚踏实地的真实却又不可思议的梦幻。作为中国第5个国家批准的电影展,作为一个国际化的,艺术性很高的“新生儿”,作为一个向年轻导演和非欧美电影敞开大门的电影交流平台,贾樟柯说,“在10月28日前,没人相信我们能把电影展办起来。”而在闭幕之际,贾樟柯很有信心地表示,依托平遥国际电影展而生的电影产业工业,以后会像国内同类型的一流产业看齐,比如横店,比如乌镇,“给我们一点时间就可以。”

想不明白的与早想明白的

对于中国的电影节展,贾樟柯有个问题想不明白——“为什么我国大型电影节没有明确的艺术总监?这很违背电影节展规律。”这个他想不明白的问题,在他自己一手创办的平遥国际电影展上,先解决了。至少,在中国,有一个电影展,会像国际化一流节展的策展一样,有一个专业人士来为电影节的艺术负责。贾樟柯选择了自己的老朋友马克·穆勒,曾担任威尼斯电影节等多个国际电影节的主席和艺术总监,他也是非常著名的节展策展人。在电影展期间,穿着深红色中山装的穆勒,在平遥入乡随俗地被人称为“马主席”,见怪不怪的喝着汾酒与媒体寒暄时,他背后还有更多的重任。贾樟柯说,从一开始就确定了穆勒艺术总监的身份,在最初的几年帮助平遥国际电影展确立自己的选片系统、策划系统。同时,在和他谈合约时,重要的一条是帮助中国培养电影节展的策展人才。“既然目前中国这样的人才少,那我们先引进来,保持开放心态,学习,然后培养自己的人才。”办好电影展,贾樟柯不止有马克·穆勒。“明确的策展思想和在这个思想下,去寻找到当年度值得推荐给观众的影片,这个是核心的价值和重点。”所以,贾樟柯不光要找到对的人,还要找到对的影片。“我们在办展之初,就确定了本届办展思想,是以非西方国家电影为主、以年轻导演为主。这里我想说明的是,不是排斥西方电影,只是他们的发行渠道已经很畅通了,而电影最有活力的创作区域恰恰在非西方,这部分电影是观众最陌生的。”所以,电影展7人选片顾问团,在东欧、南美、非洲、东南亚等18个国家,看了上百部的影片,将精华推荐给电影展,然后再从这些精华中二次筛选,才有了我们看到的这四十多部影片。但对于此次电影展上都是文艺电影的评论,贾樟柯表现得有些激动,“好的电影节不存在文艺片类型,我们是选择艺术质量高的电影。”对于平遥国际电影展,贾樟柯的初心是希望促进的不单单是艺术电影发展,而是整个电影的发展,这其中包括歌舞片、恐怖片、喜剧片甚至是动画片、戏曲片。“大家还说戛纳电影节是艺术电影的天堂,其实它是具有艺术性的电影的天堂,《功夫熊猫》等众多商业电影都是在戛纳首映的。”从一开始,第一次推动一个电影展从无到有的贾樟柯,就想明白了一件事:明确的策展思想和高质量的选片,是一个电影节展的核心竞争力。

27岁与“27岁”

在这次的采访中,记者发现在贾樟柯身上,27岁是一个有趣的节点。在他27岁时,第一次参加国际电影展,感受柏林电影节的魅力,那也是他第一次去欧洲。如今已经47岁的他,玩儿网络上的各种年龄测试小实验,自己的年龄永远被测定为27岁。这两个“27岁的故事”,让贾樟柯给他一手创办的平遥国际电影展,烙上了一些属于27岁的澎湃和情怀。1998年,27岁的贾樟柯去了柏林电影节,第一次欧洲旅行,一切都新鲜。他发现柏林的街道呈放射性规划,这与自己居住的城市建筑的不同,让他开始思考建筑不同所带来的文化和价值观的不同;他发现柏林的出租车司机等客时会看大部头的哲学著作,震撼于那里人们的学习精神;柏林影展上300部电影,又让这个青年看到了与自我世界完全不同的电影世界……“你会发现世界的广阔,对于观众来说,这就是电影节能赋予我们的东西。”所以在平遥,他也希望有这样的赋予。“对于初次踏上这块土地的人,一定会有当初跟我去柏林一样的文化震撼。我自己有这样的文化自信,我相信山西省也有这样的自信。打开门,让人发现山西之美。”而有人对于贾樟柯这次“出走半生又归来”,总结为“落叶归根”的情怀。但他却完全否认了这个说法。答案是相反的,反而是在47岁时,要再来一次27岁式的“出发”。“我想自我改变和自我革新,是一种冲动、不安分。我的生活系统程式化了,但我不想被约束,想尝试新的生活,想跟过去自己习惯和熟悉的一面断裂,我回来是寻找我不熟悉的一面。我还对新的生活抱有好奇,还希望有自我改变的能力。我问过自己无数回‘你真的要办么?’这确实是个大的系统工程,可以说动用了我全部的人脉资源。但从我职业上考虑,我觉得中国电影需要这个电影节,年轻导演需要这个平台。从我个人情感来说,山西需要这个新的现代化的文化项目,来带来新的气象。我能感受到山西强烈转型的渴望,我是山西人,希望自己能做点事情。”贾樟柯很坦诚地表示,如果没有选在平遥,也会选在其他小的城市来办电影展。他知道小城市办展困难重重,但他也知道小的城市对文化有同样甚至更激烈的渴求。“我看到园区里有大量山西年轻导演参加电影展,很感动。我觉得对于中国电影工作者来说,平遥电影展通过三年五年的努力,办成中国一流的电影展,那我们在中国有了主场。对于山西导演来说,平遥电影展办好了,那是在家乡有了主场。”

背靠着的“大树”与“蒲公英”式的散播

首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于外行人来说,是新鲜的电影节日,而于参与者来说,却意味着一种新鲜的模式。在筹备之初,就确立了“政府指导、公司化运营”的模式。指导单位包括山西省委宣传部、山西省新闻广电出版局、晋中市委市政府、平遥县委县政府。但公司化运营则是通过专门成立的公司,走市场化的道路。贾樟柯说:“文化活动只有走市场化的道路,在市场的活水里才能常办常新。目前看,这个模式还是非常成功。虽然是第一年举办,获得了包括陌陌、广汽传祺等的商业助推,这是电影展长久走下去的模式和机制上的保证。”对内,有机制上的创新。对外,又是什么能让平遥国际电影展,吸引世界的目光?原来,让贾樟柯有信心的,是他身后这棵“大树”——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和人数众多的观众。“我觉得某种程度上,平遥国际电影展在分享着中国的人口红利。无论哪个制片公司,都无法忽视中国市场。我们身后有这样一个电影消费大国,聚集着大量各种类型电影的消费群体。”没人会忽视这个庞大的消费市场,所以,我们要做的,是迈开脚步。今年电影展的如期举行,让贾樟柯很是欣慰,各方面有了完美的开端,通过一大批世界各地的电影人在平遥的亲身体验,电影展的口碑也随着他们的离开,就以“蒲公英”的方式,散播到世界各地,“相信第一届结束之后,全世界的电影工作者都知道在东方、在中国,有一个很有朝气活力,很爱电影的电影展。”谈到未来,贾樟柯考虑的事情还很多。将现在的园区建设进行完善,以适应以后整个产业园的发展需要;为下一届电影展的开幕,找到一个温度适宜又不与其他兄弟节展撞车的合适时间;电影展其他战略性的判断……但他也终于可以如释重负了,明年、后年的电影展上,贾樟柯就能专心看电影了!“梅尔维尔的电影以前读书时看录像带,我今年是多渴望把他的电影在大银幕上都看掉,但第一届必须去在我岗位上;第二届,我可以溜达着,看我想看的电影。”

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张 洁本版图片 本报记者 胡续光

焚天仙决

大宗师

放开那三国3单机版破解版

相关阅读